我不了解我不了解,像Louis Katzman這個可稱得上當代流行管絃樂大師的出色音樂家,在網路上竟然只有那廖廖幾筆有關他的資料,其他出現時只屬陪襯角色。我搜尋了中英法德巫幾種我能閱讀的語言網頁,比較完整的只有以下這段描述:

「Sadly (very) little recalled now, the Louis Katzman Orchestra was extremely popular all through the 1920s. They played and recorded under a great many pseudonyms.」

於是我知道的只有,IBDB(internet broadway database)曾提及他曾指揮及編曲的音樂劇作品如下:The Time, the Place and the Girl (1942), Nikki (1931), White Lights(1927), Ziegfeld Follies of 1927(1928),The Cocoanuts(1927),Mercenary Mary(1925)。他及他的樂團曾以Anglo-Persians Orch. (ca. 1927-1930), Atlantic Dance Orchestra (ca. 1920s),  Biltmore Club Orch. (ca. 1929), Brunswick Salon Orchestra (ca. 1931), The Castillians. (1927-1934), Jazz-O-Harmonists, Louis Katzman Colonial Orch. (ca. 1929), Louis Katzman Concert Orch. (ca. 1930), Louis Katzman Brunswick Orch. (ca. 1929), Louis Katzman and His Orch. (Mostly 1934)等團名在美國四處演出,以及錄製了81張唱片。知道網路上還有為數不少的族群喜歡並珍惜著他對音樂的貢獻,大家異口同聲說只要是他的名字出現在唱片封套上,無須猶豫直接買了,一定是讓人無法抗拒的好作品。

於是在我找到書面資料之前,暫時還無從知道Louis Katzman如何接觸音樂,如何找到他的繆思,如何成名,他如何組織他的樂隊並如何練習,如何在同樣的音樂理念上共同努力,而隨著與音樂密不可分的舞蹈一起豐富彩繪了整個時代。我只能從他美麗的旋律以及巧妙靈動的編曲中,想像那個世代的年輕人,把黑膠唱片放在留聲機上,跳起當時流行的Swing 以及Charleston,燈光樂聲中可愛女子的流蘇裙搖曳仿若煙火,她們都有著如葛麗泰嘉寶及葛瑞思凱莉那般不可方物的笑容。想像他如何教他的兒子Henry彈琴,認識五線譜,微笑看著他兒子為George Gershwin擔任鋼琴伴奏。爾後Henry寫出We Could Make Such Beautiful Music Together, Delilah, Keep an Eye on Your Heart及Starlight Sonata等流行曲,是否受到了他的鼓勵,他們父子的關係是否良好是否親密。他也許喜歡小鹿斑比,或者也許喜歡Henry為小鹿斑比原版動畫譜寫的Thumper Song以及Twitterpated。

所以我只能在自己營造的美好畫面當中,在煩人的辦公室在睡眠不足的上班捷運上在不開燈的房間聽Louis Katzman及他的管弦樂隊,做一些不屬於這個世代的華麗夢。如我初次聽到他的音樂,思緒及時間一起凝結了整首歌,衝到櫃檯問店員這是誰的唱片。然後一次又一次,在我真正認同的世界我的華麗夢裡跳舞。甦醒之際就是肥皂泡泡落地,我又將變成每走一步就痛得椎心刺骨的人魚,失去自己的聲音。

 

(圖片來自http://my.ilstu.edu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