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步舞班的同學凱文說了一個可怕的夢。

十年前,他們一家四口還住在政府組屋,他的房間面向對面組屋區,而他的床就放在窗邊。那是搬進去的第一天,,晚上入睡時天氣如常炎熱,他開著窗沒有拉上窗簾。入睡不久他置身夢境裡面,清清楚楚得看見對面組屋區頂樓,有一個老太太從直直跳下來。然後那位老太太的臉越來越清晰越來越清晰。然後他就醒來了。

我啊了一下,問他所以這代表甚麼呢。他說笨蛋,表示那位老太太越來越靠近,靠近得直到貼近他的窗口邊。他們在搬進去之前就曾聽說,這一區的政府組屋以有人定時跳樓自殺而聞名。後來他也並沒有再夢見那個老太太,沒多久他們就搬進現在居住的公寓了。

當下聽了這個故事,心裡一直想著可以這個夢寫進小說中,開始想像老太太在空中飛舞。但當回到家,打開房門,忽然用力的打了一個冷顫。幹,我的房間格局跟凱文形容的夢境一模一樣。我是徹頭徹尾得膽小鬼,晚上入睡前,沒如常關燈拉開房間窗簾,把整個房間開得燈火通明如百天般才閉上眼睛。不過一夜平靜還差點睡過頭,也許老太太在別人夢中忙吧,請您務必繼續忙下去拜託您了。

但今早想一想,這個故事好生熟口熟面。才想起漫畫恐怖大師伊藤潤二有則故事叫《鄰窗》,隔壁老太太覬覦新搬來的少年,常常忽然出現在窗邊嚇壞了少年。後來她的邪念感染了整座房子,整個窗口都突出來好像長出脖子一樣長長的伸出去緊靠著少年房間的窗口。

人必自嚇而後人嚇之,以後若有人提起類似的話題我還是趕快掩起耳朵以最快的速度逃離現場,或直接把說故事的人毒啞。但明天上課還是要把凱文捉來揍一頓,他說過他喜歡溫柔女孩,反正他不是我的菜,而我剛好也沒這特質。

(圖片來自gutenberg.org)

 

被驚嚇的兔子會唱出怎樣的歌曲?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