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電影預告片製片,我常會接到類似「喂,某部電影好看嗎?預告片看起來不錯說」的提問。但是親愛的,我真的沒辦法回答你們的問題。因為每個預告片製片在創意發想以及製作方向上都不一樣,有人喜歡故弄玄虛的亂剪一通,有人喜歡平鋪直敘的說故事,有人強迫症似的把所有精彩片段擠進預告片當中瘋狂爆雷,有人的責任就是把大爛片剪成超級鉅片。族繁不及備戰,所以電影本身到底好不好看,你必須自己進電影院自己觀賞自己判斷,就好像很多女生的真面目得把妝卸光才能看到真相一樣。

但在這個媒體開放度、資訊流動度極高的時代,你看到的預告片資訊未必是真的。許多人喜歡在youtube上看電影預告片,但如果本身不具備一定程度的電影常識,可能會無法分別何者為真正的預告片,或為這幾年來很流行的假預告。

假預告片是由Quentin Tarantino帶起的風潮,不過綜觀來看,目前還是只有他自己在玩這把戲。2007年時,Quentin Tarantino及Robert Rodriguez合作拍攝一組double feature的cheek horror film,分別為Death Proof及Planet Terror。話說有次Robert Rodriguez 到Quentin Tarantino家看試映,發現他跟Quentin Tarantino同樣收藏有一張double feature (兩片同屬一案)的海報,就是1957年的電影Dragstrip Girl以及 Rock All Night。Robert Rodriguez說︰「我一直想要拍一部double feature,你要不要跟我合作?」Quentin Tarantino即刻回應︰「那我們得把電影名稱叫做Grindhouse才行!」

Grindhouse是70年代的美國電影行業特色,當時有一種戲院名為Grindhouse,除了放映一些大場面大爆炸的動作片、成人電影、低成本恐怖片及劇情片,還有播放來自香港的功夫電影。Grindhouse最大的特色為你只要付一個價錢,就可以連看兩片、三片、四片甚至一整夜的電影,電影與電影的中間通常會播放預告片。不過進入80年代,因電視節目以及錄影帶的興起而逐漸沒落並且全面倒閉。

當時在電影拍攝結束之後。Robert Rodriguez在條款上看到這段話︰Rodriguez and Tarantino doing a double feature and Tarantino says there's gonna be fake trailers。他想有嗎我怎麼沒印象,於是跑去問Quentin Tarantino,Quentin Tarantino的反應是少羅嗦叫你拍就拍。兩人很興奮的討論起來,點子源源不絕,Robert Rodriguez拍了宣傳硬照以及海報,同時也完成了第一部假預告Machete。

其實Robert Rodriguez遭在1993年時,就以Danny Trejo的形象完成了Machete的劇本。他在Danny Trejo前來為Desperado試鏡時心想︰哇,這個人應該像Charles Bronson 或者Jean-Claude Van Damme一樣有他自己的墨西哥式系列動作巨片才像話嘛。他曾聽說FBI或DEA在進行一些很艱巨的任務時,不捨得犧牲自己的探員,於是會以2萬5千美元的代價聘請墨西哥探員來執行。Machete這就是Machete啊,會為了對別人而言只是小數目的酬勞而搏命火拼,他心裡的Machete就此成型。不過這個拍攝計劃一直擱置,直到Robert Rodriguez把Danny Trejo找來拍了Machete的假預告片。後來Machete的電影版定案正式開拍,不過那已是後話。

當時Quentin Tarantino看了Machete的預告片很是喜歡,播放給恐怖旅社的男主角Eli Roth 以及Shaun of the Dead和Hot Fuzz的導演Edgar Wright欣賞。Eli Roth 及 Edgar Wright燃起了熱情,向Quentin Tarantino提出執導假預告片的要求。Quentin Tarantino 及Robert Rodriguez想︰就讓他們去玩吧,如果我們沒空去拍自己的假預告,無妨把他們拍的放在電影裡。如果他們真能搞出甚麼好東西,不就正中下懷嗎?

同年10月在Scream Awards上,搖滾界奇葩Rob Zombie跑來對Robert Rodriguez說,他也聽說了拍攝假預告片的消息,他有一個點子叫作Werewolf Women of the SS。Robert Rodriguez回答他︰少羅嗦,去拍就對了。每部假預告片總共花了兩天時間拍攝,Eli Roth執導編劇的Thanksgiving,來自他的真實觀影經歷。這個在曼徹斯特長大的男演員與他的好朋友Jeff Rendell,從小就是是slasher film(就是那種殺人魔神出鬼没最後僅存最不可能生存的幸存者的虐殺片)的忠實影迷,每年十一月他們都會等待更血腥暴力的最新slasher film上檔。他們甚至一起編寫過一個slasher film情節︰「一個小男孩愛上了一隻火雞,他父親卻把那隻火雞殺了。小男孩一氣之下殺了他的全家人然後逃跑,多年後再重回小鎮大開殺戒。」許多年後,他們擱置的這個劇本終於可以重見天日。Eli Roth打電話給Jeff說︰好消息,我們無須拍整部電影,只要拍精華部份就行了。隨後Jeff在預告片當中演出變態殺手,Eli Roth則飾演莫名其妙遭到追殺的受害者之一。有趣的是,Eli Roth執導的這部假預告片,因為太多色情及暴力,差點讓Grindhouse的電影本尊被分級成NC-17。

而Edgar Wright執導的Don’t,則是以知名恐怖片、科幻片製作公司Hammer Film Productions的七零年代風格為藍本。為了更忠實的呈現畫面的雜質,他在剪輯時不只用利器把底片刮花,還在停車場一路拖拼命給它磨損。Don’t 中除了他的固定班底Simon Pegg及 Nick Frost,歌手Katie Melua也有在裡頭亮相,早期以演出Arrested Development、Let's Go to Prison、The Brothers Solomon等聞名,後期則主要擔任電影及廣告配音員的知名演員Will Arnett則擔任預告片的靈魂旁白。這部預告片的主要特色是完全沒有對白,由旁白進行一些無關緊要的陳述,也不告訴你到底故事甚麼。Quentin Tarantino後來在談話性節目上談到這部預告片時,指出70年代時,美國在播放英國電影預告片時會把所有對白剪去,以免讓觀眾發現這是一部英國電影。還真莫名其妙的美國情結。

Rob Zombie的Werewolf Women of the SS把納粹排場及中國風大結合,欲罷不能的拍了近半個小時,可以搞成短片了。一開始Rob Zombie有兩個idea,要不就是納粹電影要不就是女子監獄,最終他選擇了前者,大概是因為他剛好有很多納粹時期的制服。他除了找來職業摔跤選手Andrew "Test" Martin及Vladimir Kozlov演出,Nicolas Cage還客串Dr. Fu Manchu。我看到Nicolas Cage時直接笑翻了,Nicolas Cage那種格格不入的僵硬給予了預告片一種莫名其妙的喜感。

除了上述這些假預告,這部Double feature在美國加拿大部份地區播放時,還加入了贏得Robert Rodriguez's South by Southwest Grindhouse預告片製大賽的Hobo with a Shotgun。這部Hobo with a Shotgun的預告最近弄假成真,已經確定拍成長片,並由Rutger Hauer演出這個從重裝劫匪、貪污警察殺到變態聖誕老人的街頭酷哥。(在原版預告片中Hobo是由David Brunt演出)

這些假預告片在youtube上都可找到,但下面還是貼一下。等我剪完目前手上案子的其中幾個,再來介紹近幾年在網路上大紅的mash-up trailer製片,那小子不只有天份而且時間多到不行的樣子,也就是這一篇的下集。

有關電影預告及正片的差別,我總是記得一個很尊敬的前輩曾經說過︰預告片非官方第一要訣︰預告片本身一定要剪得比正片好看上三百萬倍,這是職業道德。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wardch99
  • 妳這篇應該是繁體中文界介紹 Machete 起源最精實的一篇. 可否借我引用到我家?

    版主回覆:(10/31/2010 06:39:53 PM)


    沒問題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