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ema在西班牙文裡意思為詩,這首同名歌曲是小提琴家、樂團指揮、作曲家Eduardo Bianco,有一日表演結束後,在火車上和一群音樂家一起創作的歌曲,但後世統一把Mario Melfi列為作曲人,Eduardo Bianco為作詞人。

身為阿根廷探戈最受歡迎的曲目之一,Poema最廣為人知的版本是1925年, 由Francisco Canaro交響樂團演奏,原籍意大利的Roberto Maida演唱的版本,這個版本的編曲,是很典型的當代阿根廷絃樂編排方式。首先由Francisco Canaro樂團開始進行演奏,小提琴領先展現一段優美的獨奏,副歌部份Roberto Maid才悠悠的唱起︰Cuando las flores de tu rosal, vuelvan mas bellas a florecer(當你玫瑰園中的花朵,再度美麗的盛開)。這個版本也是幾乎所有Milonga(阿根廷探戈舞會)必播放的歌曲,男士總喜歡在每段的第一及第二句的結尾處,跟著鋼琴強調出的三個音節,帶女生做一些巧妙靈動的舞步;有些女生也會趁機跟著節奏做裝飾。

正統的Milonga有幾個很嚴格的傳統。首先男女一定得分開坐,天各一方、遙遙相望。第二,女生是舞池中的女王,絕不採取主動。知名舞者Andrea Missé就曾說︰「要我去向男生邀舞,我寧願砍斷我的腿。」男士如果想要邀某個女生跳舞,不能直接走過去開口問,更不能魯莽的把女生拉入舞池。你必須用眼神直視送出邀請,用念力用意志力,直到那個女生回應你的要求,向你點頭,你才能走過去把她帶入舞池。當然如果她對你沒興趣會當作沒看到。邀到心儀女生之後,通常以三到五隻舞為一節,節與節中間會播放一段過場音樂,是讓你把舞伴送回座位向她說謝謝,和巧遇的友人打招呼哈啦之類的。另外,Milonga的舞池是極其擁擠的,假設你在舞線(Line of dance)最外圈的地方跳舞,你的右手能碰到舞池邊的桌子。如果你在某一隻舞搞砸了,舉一個我探戈老師的例子,某次與他共舞的女士忽發奇想做一個大動作的裝飾(embellishment),踢翻了附近桌上的香檳杯,他的老師穿越舞池來瞪著他,很嚴肅用手在脖子上做一個斬首的動作。他心想完蛋了,即使不是你的錯,但所有人都會看在眼中,認為你沒有好好的照顧自己的舞伴。若發生這樣的狀況,整晚就準備坐冷板凳吧,別想邀到任何女士跳舞;至於那個捅簍子的女士,也別想任何男士來向她邀舞了。不過我在亞洲參加的Milonga,大部份時候都是男士們直接走到女生面前邀舞,也有很多女生問身邊的男士shall we dance。我學舞的教室還特別設了一個規定,每個Milonga的晚上11點到11點30分,女士們可以任意向男士邀舞,男士必須誓死從命不得拒絕。

回到Poema,音質清晰版請按這裡。下面我選擇貼的Poema影片,是阿根廷探戈界的兩個大師級舞者,等同上帝以及女神的Javier Rodriguez及Geraldine Rojas於台北國際探戈節的演出。沒有極度華麗的技巧及眩目的舞步,優雅傳神的體現了阿根廷探戈的精神︰不在表演,在於雙方共舞時的感覺及交流。他們使用的背景音樂就是Roberto Maida及Francisco Canaro版本的Poema。這對在默契配合度可說完美的舞者在合作了10年之後正式拆夥,Geraldine Rojas 後來的新舞伴是Ezequiel Paludi,也是她現實生活中的丈夫。至於Javier Rodriguez的新舞伴,是風格與柔美的Geraldine Rojas截然不同,上文提到寧願把自己腿砍斷的侷傲犀利的Andrea Missé。

Geraldine Rojas曾在訪問中那麼說︰「在探戈中,大家都開口閉口都在說愛情。但這根本不是真愛,舞會結束之後妳回到家,妳隻身一人,沒有家庭。我的父親,他不想我忘記這個事實︰我並非僅止於一個舞者,而是一個女人。」






Poema  詩

Artist: Roberto Maida with Francisco Canaro
Music: Mario Melfi
Lyrics: Eduardo Bianco
翻譯︰薇達


Fué un ensueño de dulce amor,  這是一個甜蜜愛情的夢
horas de dicha y de querer,  幸福又深情的時刻
fué el poema de ayer,  這是屬於昨天的詩歌
que yo soñé,  我夢見的
de dorado color,  金碧輝煌
vanas quimeras del corazón,  如狂囂的客邁拉(注1)的心
no logrará descifrar jamás,   叫人如何不去破解他
nido tan fugaz,  念頭如此洶湧 (注2)
fue un ensueño de amor y adoración.  這是一個愛及傾慕的夢

Cuando las flores de tu rosal, 當你玫瑰園中的花朵
vuelvan mas bellas a florecer, 再度美麗的盛開
recordarás mi querer,  你會想起我的愛
y has de saber, 你也將終於了解
todo mi intenso mal. 我有多麼的不幸

De aquel poema embriagador,  除了一首醉人的詩
ya nada queda entre los dos,  我們之間再沒剩下什麼了
doy mi triste adiós,  我獻上我悲傷的道別
sentiras la emoción,  你會感受我的感受
de mi dolor...  我的傷痛…



注1︰客邁拉,希臘神話中獅頭、羊身、蛇尾的吐火女怪
注2︰nido tan fugaz原意為仿若一群艦隊,這裡翻譯為念頭如此洶湧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