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y Melo & Jennifer Bratt的網站上有一個很有趣的欄目,叫做馬蕾瓦夫人信箱(Ask Maleva: A Tango Advice Column)。除了解決探戈技巧的疑難雜症,也有讀者來信問一些私人問題。前幾天看到一篇叫The Beginner's Crush的文章,有舞友把它翻譯成中文,我覺得非常值得一看。中文譯文點這裡,英文原文點這裡

The Beginner's Crush,初學者的愛戀,其實我覺得更恰當的說法是The Beginner's illusion,初學者的幻覺。我在這方面太有經驗了哈哈。在接觸探戈之前,我跳的是拉丁、國標、鋼管舞,還有一些clubdance如hustle、nightclub 2 step等等。學舞時免不了對班上長得不錯舞跳得很好的男生心生好感,記憶猶新的是跳倫巴時,有個身材高佻五官俊秀的男子陪我練figure 8,雙掌密合臉幾乎要貼在一起,那是我第一次在跳舞時與一個人那麼接近。加上有纏綿悱惻到不行的倫巴音樂當背景,我心跳快到一個極點,練了一下就推說累了退回原本的距離。我們的練習沒有繼續。那個美型男後來跟班上舞跳得最好的女子交往,大家樂見其成都說超登對的。

接觸探戈之後,除了繼續練鋼管舞和跳clubdance,就沒有再去上拉丁跟國標課,主要是沒辦法從老師的教法中獲得什麼,加上認識了大叔級的人父舞伴兼半個師傅彼得,一步一步把我同手同腳拉拔鞭策到尚帶得出場面。後來去俱樂部social dance,在舞池中見到當初那個曾讓我臉紅心跳的男子,很笨拙的跳著disco rock,我和很愛跳travel step的彼得飛也似的在他及舞伴身邊來回了好幾遍,心裡很莫名其妙當初為何會覺得這個人有魅力,即使他真的長得很好看。

所以當初的那種心跳心動,大概是源自於一種崇拜,或覺得自己不如別人的心理。而那種心理會逐漸消失,在你抵達某一個水準之後。那時並不見得你已經超越當初你所崇拜的那個人,而是你已經超越了當初的自己,視野已經更廣闊。就像小學時總覺得高中生好厲害哦,終於當自己也穿上高中制服時,整個人頓時變得截然不同,看見國中生經過會在心裡暗笑︰哼,國中生。然後再發現其實高中生也沒什麼了不起,開始羨慕起大學生。其實我們只是步入了另一個階段,就是這樣簡單而已。

並且後來我想,另外一個因素,大概是我們習慣在一個空間當中尋找一個焦點來注意。很多人小時候都有過這樣的經驗︰大人們喜歡在搖籃上掛玩具,讓小朋友們能夠找一個焦點看著入睡。聽說這是為了讓娃娃們至少能有些事情做,或者是預防注意力缺陷過動症(ADHD)。但想來,我們自尚未獨立思考時就被灌輸入這個習慣,年紀漸長也將會持續。每個人一進入一個場合,通常會自動偵測最捕捉自己眼球的東西,每個人的偵測標準都不同,以男人為例,有人spot on大眼,有人專著大奶,有人喜歡大波浪捲發(反正就是要大就是了)。

在跳舞的場合,外型也同樣重要但不是必須。許多漂亮女孩依然坐冷板凳,許多長得比海龜還可笑的男子依然有許多女子想跟他跳舞想得流眼淚。在初學階段,男子會比較辛苦,得學習所有帶領步伐及技巧,女子只要放鬆的去跟隨。但到後期則會反過來,因為跳探戈的女子遠遠多於男子,超悲哀的,好像每一樣舞都同樣悲哀,女子都得處在等候的位置,除非她們同時也熟知男步能邀其他女子跳舞。反正在初學階段,女子不太會對同樣是初學者的同階段男子產生興趣,他們struggle的模樣的確不怎樣吸引人不是嗎。所以選擇的焦點若不是老師,就是比較高階的舞者,或者來幫忙的師兄了。

我本身也還在初學階段,在上課及練習時,常常觀察到許多初學女子,他們的行為其實是很傷人很沒禮貌。雖然我知道那是一種不由自主,我自己也曾那樣失態過。一些初學女子和同班的初學男子在練習時,很明顯的心不在焉,不斷望著正在和其他人跳、或者教導其他女子的師兄或前輩。只要音樂一停止,或者待師兄前輩完成了手上的舞及動作,稍有禮貌的初學女子會說謝謝,有的初學女子甚至是毫不猶豫的放開身邊初學男子的手走向師兄前輩。也有一些初學女子是不和初學男子練習的,因為他們會「拖累」她們。我聽到她們這樣說時,心裡在想︰那妳為何抱怨advance dancer很驕傲不和妳跳舞,會不會是因為他們也覺得妳會拖累他們?

回到The Beginner's Crush,就像馬蕾瓦夫人信箱裡那篇同名文章說的︰「A follower surrenders total control of her body to her leader. A masterful leader can make even a beginner do things she didn't know she was able to and make her feel like a goddess.( Follower把她身體的所有控制權都交給了Leader。如果Leader夠厲害的話,他甚至能使初學的Follower跳出一些她自己都沒用過的舞步,讓她感覺到美妙極了!)」探戈初學女子也許重心不穩腳步不是很確定,但正因為像一張白紙,隨興灑上色彩也容易出現驚喜。當那些美妙的部份出現時,你會心想自己只是初學者耶,這些看起來很難的動作竟然發生在自己身上,好像做夢一樣!只是你覺得那個人把自己帶到了另一個境界,搞不好你也同時把那個人帶到了另一個境界。我不排除之間的化學作用、情感交流等其他可能性,但相信我,大部份時候只是自己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面。對對方而言,大部份時候只是「又」帶領初學者跳完了一隻舞。他臉上滿足的微笑頂多只是想︰嗯,孺子可教,而且我的帶領還不錯,應該又進步了。更惡劣者會心想嗯這個妹今晚可以帶回家,真的,禽獸處處有,探戈舞池裡自然也有為數不少在遊走覓食。

我不是要抹煞掉所有浪漫美麗的部份,真愛的確發生在探戈舞池裡,而且為數不少。但我想以一種理智實際的態度來看待探戈裡的愛情這件事情。有些因為探戈延伸出的情感,例如「和他跳的才是真正的探戈」「他讓我覺得我是一個真正的女人」「我可以感受到他有類似的感覺」「我想要和他一直跳下去直到永遠拜託音樂不要停」,很多時候就如馬蕾瓦夫人如此回應那位化名”絕望的舞伶”(Desperate Tanguera)說的︰「your tanguero-in-illusionary-shining-armor knows enough to leave it on the dance floor where it belongs 妳口中的那位"夢幻舞者"知道如何處理那份特殊的情感而將之留在舞池當中」。對很多前輩師兄來說,跳完舞一切也隨之告終了。但是初學女子,意志不夠堅定很容易迷失,同時也很容易受傷,之後還會陷在難過中要花上一段時間才能抽離痊癒。我在某篇文章中那樣寫過︰「妳在探戈中多投入,現實生活中的自己就必須多抽離。就像愛情必須跟現實劃分。別像用釘書機一樣,把愛情及生活釘在一起,等到有天必須分開時不知如何下手,或者稍不小心,原本好好的紙張全毀。」

真的,特別是初學期間,別像用釘書機把愛情及探戈釘在一起,等到有天必須分開時不知如何下手,或者稍不小心,原本好好的紙張全毀。最終搞不好妳將決定放棄探戈,因為實在無法在舞池或教室看到他而不心痛難堪。

為一個男人而放棄探戈,太不值得了。而且那個人還不見得是你的畢生摯愛或真命天子。

若我以後成為探戈老師,我會想在幾堂課之後,找女學生出來喝咖啡,稍微給她們講述有關The Beginner's Crush,打一下預防針,就好像媽媽給女兒講述成長之事一樣,許多人包括我的母親並沒有這樣做。可能有人覺得是多此一舉沒有必要吧,許多東西不需要說得那麼明。但是當臨到探戈,許多人其實高估了所謂現代女性的分析能力,也低估了探戈的殺傷力,別忘了探戈總是與「情」「迷」這幾個字聯在一起,甚至是「情迷探戈」直接聯在一起觸目驚心得要命。我願意承認我自己並沒有從The Beginner's Crush幸免。在某個milonga,那個師兄很冷淡的說了一句I think everything between us should end。我脫下舞鞋奪門而出。次日我冷靜下來,給自己做了一條項鏈,上面掛著十個並排的小字是拉丁文,Primo Tango,翻譯成英文為tango first,探戈優先。來臨的週日掛著Primo Tango去練習,但我並非wonder women,無精打采的跳了幾日。直到某日hustle課後與老師(同時也是一個很棒的探戈舞者)跳探戈,他忽然帶我做了一個colgada ,我看過別人做,但從未想過自己能做到。雖然只是一個勉強及格的colgada,當下我笑了還笑出聲音來,那剎那身體仿彿不屬於自己,那般陌生又新奇,但是感覺極好,好像第一次跳探戈一樣。我們繼續那一隻舞,然後我知道自己痊癒了。

我實在太喜歡探戈了。那麼美麗的舞蹈,雖然越美麗的東西越會讓人受傷,但並不表示你一定要受傷。Primo Tango,請務必以探戈優先,其他的以後再說。你不會後悔,也不要讓自己後悔。

同場加映我很喜歡的巴黎舞者Claudia Miazzo & Jean Paul Padovani的演出。使用的音樂是Astor Piazzolla的Oblivion。音樂結束之際,請記得把幻覺也終結。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howardch99
  • 這篇寫的真棒, 很多情感細節都變成文字, 躍於紙上, 讓我這個局外人, 好像親身經歷了一段. 閣下的學舞史, 想必很 "精彩"!

    版主回覆:(08/03/2010 06:41:24 AM)


    人類的七情六欲本來就很精彩,不論是誰呵

    流過的血汗要比流過的淚多,我想這才叫值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