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盆大雨的深夜,想起最近在聽的葡萄牙女歌手Luisa Sobral唱的Boa noite amor「晚安,我的愛」。一把簡簡單單的吉他,配搭她充滿靈魂的淳淨歌聲,十分寧神。

Boa noite amor的原唱者為Francisco Matoso,全名為Francisco de Queirós Matoso,1913年8月4日出生於巴西里約,是當代非常重要的音樂家,影響後世深遠。詳細資料容我下次介紹。

先說回這首Boa noite amor,據說是巴西1932年時最重要的歌曲之一。1932年,聖保羅州人民發起巴西史上對抗獨裁者瓦爾加斯(Getulio Vargas)的首次革命,同時也是巴西境內最後一次發生的大型武裝衝突。3萬5000名反抗軍與10萬名聯邦政府軍,在聖保羅州內地巴萊巴河谷一帶展開激戰,多座城市遭炮轟,從7月9日到10月4日,造成數千人死亡。

雖然聖保羅起義失敗,卻為巴西1934年頒布第一套民主憲法鋪路,結束舊共和國體制。至今每年7月9日,巴西聖保羅市都會在伊比拉布耶拉公園「憲法革命先烈紀念碑」前舉辦遊行,向那些為革命捐軀,現在紀念碑下長眠的先烈致敬。

當時局勢危急,人心惶惶,身邊任何人事物可能隨時失去。大概是因為如此,這首歌在某一程度上大大安慰了民心。也許明日將不再見,而我們擁有當下,擁有一切,彼此之間的聯結如此強烈,能跨越入彼此的夢境,繼續相守,瞬間永遠。

Francisco Matoso於1932年的原版請點這裡。翻譯下面貼的Luisa Sobral的版本則省略了第一段,從從第二段Boa noite amor開始唱起。

這首歌跟1958年贏得Eurovision歌唱大賽的法國歌手André Claveau,其參賽歌曲"Dors, mon amour"有異曲同工之妙呢。

另這首歌是葡萄牙文,我是根據西班牙文以及拉丁文的基礎翻譯的,譯成英文給巴西朋友看,他們說文法有點小出入但是意思有在,也有幫我修改一下。而我真的好喜歡這首歌,也希望它能陪大家暖暖的入夢。

 

 

 

(圖片來自http://blog.annettepehrsson.se/2010_11_01_archive.html)



Boa noite amor
(Jose Maria Abreu / Francisco Matoso)
翻譯︰薇達

Quando a noite descer  當夜幕低垂
Insinuando um triste adeus  必須哀傷的道別
Olhando nos olhos teus  我望入你的眼帘
Hei de beijando teus dedos dizer  親吻你的手指,如此說︰

Boa noite amor  晚安,我的愛
Meu grande amor  我的摯愛
Contigo eu sonharei  我將會夢見你
E a minha dor esquecerei  我將會忘記我的痛楚
Se eu souber que o sonho teu  若我能得知,你的夢
Foi o mesmo sonho meu  與我的夢相同

Boa noite amor  晚安,我的愛

E sonha enfim  夢境的最終
Pensando sempre em mim  記得想著我
Na caricia de um beijo  親吻中的愛撫
Que ficou no desejo  伴隨無限的渴望
Boa noite meu grande amor   晚安,我的摯愛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