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All By Myself]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不是什麼有名有成就的寫作人,但也寫了十幾年,也有好一些默默或很高調在看我的字的朋友。謝謝你們。謝謝你們默默閱讀,輕輕點讚,或私下捎訊給我。

我想了很久,才決定開這個屬於自己的頁面。主要原因因為臉書上有許多不諳中文的外國朋友,常常要他們看著我更新的一長串傷春悲秋的中文方塊字,實在是很不好意思。

如果你還想讀我的字,我的更新,看我的漂流習作。如果你讀我的字,卻覺得還不是加我臉書好友的距離。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抱病上探戈課是一項錯誤的決定,根本吸收不到甚麼,下星期大概得重來一遍拖累全班進度。回家的計程車上在手機上回了幾封電郵,電台在播madonna的take a bow。

其實已經想不太起來,第一次聽到這首歌是何時何地何種心情。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這首歌收錄在1994年的bedtime stories,以及1995年的something to remember精選輯,那時我大概國中二年級或三年級。流暢的旋律簡單的歌詞,加上永不退流行的關於愛情及虧欠的主題,很快就成為排行榜常客,在各個英文電台輪流反復播放。印象最深刻是madonna在唱you took my love for granted, why oh why那句,她在for granted的發音不是發grant-ed,反而比較接近grant-itte,有一種奇妙的停頓及陷落感,非常非常吸引我。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從印度回新加坡的班機上,隔壁乘客在筆電上看電影,用眼角餘光看了一下,竟然是「天才雷普利」。

我並沒看過這部電影。大學時姊妹淘們修心理學,其中一堂課是要寫「天才雷普利」的觀影心得。某日我打工結束晃進她們房間,貝卡抬頭看見我直喊Silvana,然後問身邊的西米有沒有覺得我根本就是Silvana。

Silvana是「天才雷普利」裡的一個小配角,被Dickie欺騙感情搞大了肚子,最後溺水自殺死掉。大概是因為我那陣子的髮型穿著,那年夏天我把頭髮剪得很短,只比王菲唱天空時稍微長一點,總穿一件棉布背心加色彩斑蘭的過膝裙,搭一雙白布鞋或者涼鞋。

無論如何,她們管我叫了一個夏天的Silvana。同個夏天,我在還沒淪為一夜情大本營的蛋捲廣場申請帳號,順手取了silvana,不過那時拼音拼錯,寫成sawana。在詩版散文版發表了一些稚嫩的文字,有個才華洋溢的學長給我寫了一些信,我也回了一些,一來一往就從occasionally變成了permanently。那時的我,還不曉得有些人只能交流不能交心,有些情感只能去愛不能依賴,有些關係只能在距離之外不能在現實生活中存活。然後後來其實也沒有發生甚麼,只是時間了無痕跡的在推進。我畢業離開台灣,帳號死掉,學長以及很多其他人也消失了。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一個夜晚,Aphrodites Child的Rain and tears不曉得從何處傳來飄進我的房間。探出頭去依然只見千篇一律的住宅大廈,有微弱黯然。這一種總是在期待故事發生的高度好奇知覺某層面來說磨合了我對世界的失望,也實實一再添加對生活力不從心的無聊感。

於是從電腦裡找到了Aphrodites Child的Rain and tears,讓它一遍遍在沒有燈光的斗室內唱。

Aphrodites Child的Rain and tears前奏置入了卡農的和絃,乾乾淨淨悠悠揚揚,青春頌歌一般的給人無限好感。這首歌在候孝賢的「最好的時光」中被誤植為披頭四的歌,撇開尊重原創等等正氣說,也能算上是「最美的錯誤」之一。片中該段背景設定在60年,張震只是一個考不上大學混撞球間後來去當兵的小夥子,有一些年少輕狂的文青傲氣,也許在給舒淇的信中想表現自己尚有深度與美國文化接軌;又或許他只是真心誠意的想與心上人分享當下營區播放的歌曲悄悄傳遞思念雖然搞錯(雖然打死我都不相信現實生活中營區會放這首歌),反正男人的愛面子愛現的確是歷經千百萬年的演化進化依然不變。而Aphrodites Child當初的首腦,即是如今貴為當代電音和配樂大師的Vangelis Papathanassiou,當時還土土的在音樂錄影帶中彈著鍵盤,跟團員做一些搞笑到極點的動作與姿勢,但怎麼看我都覺得那應該是他,「最好的時光」之一。

最好的時光,通常都包含在已逝的時光當中。畢竟人類無法定義還未發生的事情。因為真實發生過就好像寫了一份考卷才能實際給予打分,即使那些時光往往又因為太美好了美好得仿佛從來未曾存在過,明知是消逝了但越是明知越讓人悵惘。那些擁有迅速遺忘迅速抽身的冷漠本能的本質的人太令我羨慕。當軟弱不乾脆如我,依然步行在過去的時光之上。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總是在等一個人穿越人群來對我說︰妳跟我走。只要他有帶我離開的決心,我就有隨他而去的勇氣。由此,成全我逃亡的慾望不管有多不切實際短暫匆忙。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個人看書,一個人看海,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等待,一個人唱歌,一個人默默存在。」aniDa的歌。

鴻鴻在他的中時部落格穿牆人一篇叫「鴻鴻四十自述」的文章中提到aniDa與她的這首歌︰"aniDa是香港女孩,每次到香港阿麥書房就見她在守櫃臺,渾號「店員A」。後來才知道她唱歌,還到台灣唱過幾回,但我每次發現時都錯過了。〈一個人〉是她少見的國語歌…何等自得,卻也不掩寂寞。最後她的結論是「要愛我自己,世界才美麗。」我總是想改成「要愛這世界,自己才美麗。」沒有對錯,只因我老了。然而管你同不同意,還是被牽著跑,這就是歌曲的魅力。

…年過四十,也開始看穿自己的脆弱。以往總想保留隨時移動的可能性,現在醒悟到可能性有限,反而想跟一個相投合的人,找一個勉可安身的小窩,細水長流。這,彷彿卻是最難的。"

過去的七月中旬過了二十六歲生日,從前主持live gig認識的某團小吉他手嘻嘻哈哈問我︰主持姐姐妳現在有沒有年齡壓力?您瞧瞧您瞧瞧,許多東西無需等到年過四十就得面臨。大部份年過二十五的女子以及部份男子,仿彿單身、未嫁娶,就有違社會認同以及體制設定,搞得所有女生(以及部份男生)惶惶恐恐,在主流愛情文化的強力荼毒下已經寂寞無助感傷得要命,在旁人的殷殷關切或咄咄詢問下更深覺自己是異類,仿彿單身有礙社會進步有違自我身心發展有愧父母養育恩澤,將將就就墮入婚姻不得善終又被斥責"當初太衝動"。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二十六歲的第一天,在雨聲中睜開雙眼,牆上時鐘顯示八點五十分。拿手機傳訊給老闆請半天假,抱緊棉被繼續埋頭睡。設定十一點的鬧鐘響了很多很多遍,一直賴到十一點半才起身梳洗進辦公室。週一的辦公室總是兵荒馬亂,藍色星期一大部份人哭喪著臉不自覺提高聲量怒氣衝沖,我岔開思緒猜度雨是否還在下。

邊審稿邊分心邊想起二十一歲時寫過的那首叫「21」的歌,不曉得怎麼命名就以當時的年齡命名。很青澀的詞曲,更幼稚的是唱腔編曲跟伴奏。去年重灌電腦時毫不猶豫的刪除,僅存的檔案應該只剩存在曾短暫交往的sk的網路空間中的那個。我已經快五年沒有寫歌唱歌,之間零零落落的彈古箏或貝斯,其實是逼自己去做一些看起來比較有意義的事情,來打發珍貴時間的有意義行徑。我也幾乎忘了,自己曾經喜歡唱歌喜歡寫歌,沒有靈感時會俯在鋼琴上流淚。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ometimes I wonder: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