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個夜晚,Aphrodites Child的Rain and tears不曉得從何處傳來飄進我的房間。探出頭去依然只見千篇一律的住宅大廈,有微弱黯然。這一種總是在期待故事發生的高度好奇知覺某層面來說磨合了我對世界的失望,也實實一再添加對生活力不從心的無聊感。

於是從電腦裡找到了Aphrodites Child的Rain and tears,讓它一遍遍在沒有燈光的斗室內唱。

Aphrodites Child的Rain and tears前奏置入了卡農的和絃,乾乾淨淨悠悠揚揚,青春頌歌一般的給人無限好感。這首歌在候孝賢的「最好的時光」中被誤植為披頭四的歌,撇開尊重原創等等正氣說,也能算上是「最美的錯誤」之一。片中該段背景設定在60年,張震只是一個考不上大學混撞球間後來去當兵的小夥子,有一些年少輕狂的文青傲氣,也許在給舒淇的信中想表現自己尚有深度與美國文化接軌;又或許他只是真心誠意的想與心上人分享當下營區播放的歌曲悄悄傳遞思念雖然搞錯(雖然打死我都不相信現實生活中營區會放這首歌),反正男人的愛面子愛現的確是歷經千百萬年的演化進化依然不變。而Aphrodites Child當初的首腦,即是如今貴為當代電音和配樂大師的Vangelis Papathanassiou,當時還土土的在音樂錄影帶中彈著鍵盤,跟團員做一些搞笑到極點的動作與姿勢,但怎麼看我都覺得那應該是他,「最好的時光」之一。

最好的時光,通常都包含在已逝的時光當中。畢竟人類無法定義還未發生的事情。因為真實發生過就好像寫了一份考卷才能實際給予打分,即使那些時光往往又因為太美好了美好得仿佛從來未曾存在過,明知是消逝了但越是明知越讓人悵惘。那些擁有迅速遺忘迅速抽身的冷漠本能的本質的人太令我羨慕。當軟弱不乾脆如我,依然步行在過去的時光之上。

但怎麼說我們後來的道路不就是由之前經歷過的痕跡環繞而成,即使是邁向黑洞的過程,我們過去的時間就像星球一樣掛在原位旋轉,抬頭回頭就能仰望偶爾看不見也只是運行到軌道另一邊;每走一步依然會抖落來自過往的星塵。我們怎樣沒有辦法像「黃金羅盤」中那樣如把小孩與精靈分開來徹底的與我們的過去做一個切割。所以二十七歲的我再無奈卻也很坦然,春江水暖己知足焉的邊走邊看,喝一碗茶笑看塵世風雲與己無關的那種超然物外不容易抵達,不能去勉強。勉強的苦頭已經吃得夠多了,但或許將會一直吃下去誰知道呢,當我的性子那麼硬,當我每天都仿若改變的一成不變。

我總是沒辦法說出所擁有的「最壞的時光」「最糟的錯誤」絕對比「最好的時光」「最美的錯誤」為何,就如我總是沒法列出十大最愛電影、音樂等片單一樣。很有可能是因為我厭惡選擇。所以再聽聽Aphrodites Child,這回是It's Five O'Clock。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