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篇]
在忽然想到海洋公園的深夜醒來卻找不到那個曾經說要陪我再去一次的人
11:00 AM Apr 18th from web

深夜三點的as time goes by
12:25 PM Apr 19th from web

我想抵達一個年齡之後的確是這樣的。會發現沒有誰其實都可以活下來,只是心缺了一塊。但心缺了一塊也不是甚麼大礙,比較起全人全心呆呆送出去再也找不回來。
4:22 AM May 14th from web in reply to free_onyen

要在深夜找一個可以對話的人,是很大海撈針的一回事。
10:04 AM May 17th from web

我必須聽著chet baker入睡,因為需要一些冷漠的安慰。
9:43 AM May 17th from web


[愛情篇]
其實有沒有誰在身邊在心上都沒有關係了。因為總會臨到深夜聽著音樂忽然想哭泣覺得自己很脆弱很沒用但次日又能坦然無懼尖酸刻薄應對生活直到下回情緒來襲。這種壁虎般尾巴斷掉能自我修復的能力,來自「有沒誰在身邊在心上都沒關係」的覺悟,或是進化出自行痊癒能力後才衍生的發現?我該睡了,晚安。
10:50 AM May 13th from web

別人要跳火圈我願意欣賞 精采之處給其勇氣拍拍掌 但有自知之明名已經不會再以身試法 我今早才跟我妹說人生只有一次呢 千萬先娛己再娛人
3:34 AM May 18th from web in reply to aawas

多得每一個你,一切一割將我磨成利刃,削去過多寡斷優柔,望透愛情光怪陸離。我從夢裡看見甦醒,從雪地看見凍傷,從現實看見虛擬,從玩具看見累贅,從狂熱看見冰涼,從金魚缸看見囚禁。傷痕真實銷魂旖旎,收進抽屜如一卷不懂欣賞的平劇,多得你當時客串,如今讓別人拍掌。
10:27 PM May 18th from web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sveda 的頭像
isveda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