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個早上都在看拆除吉隆坡富都監獄(也稱半山芭監獄)的新聞及影片。新加坡籍同事站在身後一起看完,然後說︰好可惜,那麼漂亮的圍牆。身處辦公室的我並不能顯露太多情緒,只是微笑。何止可惜,這簡直是一項該遭天譴責的行動。

回顧吉隆坡半山芭監獄的歷史,於1895年建竣,占地10公頃,與吉隆坡黃金三角地帶為鄰。它是1891年時,英國殖民地政府耗資13萬8000令吉興建,內有6排建筑物,其中包括130個囚室。開始階段只可容納600名犯人,擴建可容納2000名犯人。半山芭監獄一直以關收毒販以及執行鞭刑聞名,它還特別設有一個鞭刑地帶(caning area),地如其名,鞭刑並非在室內,而是在監獄外的露天區域執行的。二次大戰馬來西亞被日軍佔領,這裡曾收押了大量英國、澳洲及紐西蘭籍的政治犯。1986年,半山芭監獄處決了因為運毒而被判吊刑的澳洲人Kevin Barlow 以及Brian Chambers,這就是聞名的The Barlow and Chambers execution,是半山芭監獄第一宗處決外國人的案例,舉世譁然,甚至在1988年被拍成四小時的迷你影集Barlow and Chambers: A Long Way From Home (Dadah is Death),2004年的加拿大電影Manners Of Dying,也在片中引述了這宗案子。這項處決同時影響了馬來西亞以及澳洲的外交關係關係長達10多年,澳洲方面說︰沒有人有權力奪走任何人的性命,當時的馬來西亞首相馬哈迪(Mahathir Mohamad)則回應︰你應該去跟那些運毒販子那樣說。

死老頭,你當時面對澳洲的那種氣魄後來是被錢吃掉了嗎?

1996年,半山芭監獄把所有犯人搬遷之後就停止使用,有段時間曾作為博物館開放民眾參觀。我中學時曾買票進入,好像是八零吉的樣子。囚室又暗又小,只有一扇小如鞋盒的窗口,囚室牆壁上有不少囚犯留下的壁畫,甚至還有詩句,那畫功那遣辭美麗叫人讚嘆又傷感。也許當身體受到拘束,心上苦痛的翅膀月越能激發無止盡的創作能量吧;在那個照相機還不普及的時代,我沒工具拍下那些畫面,至今仍深感遺憾。

根據文獻資料,裡頭的觀景臺以及一些建築,都是囚犯自己設計策劃建造的,比監獄外很多所謂高科技的豆腐工程、東施效顰的仿歐仿華設計更實用美觀,更有其特殊意義,更叫人感動。後來市政府決定將之關閉,並在2010年6月21日晚上10点正式落實拆除富都監獄的圍牆,以讓路給富都路(Jalan Pudu)加寬工程。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拆除富都監獄圍牆只是前奏,更精彩的好戲在後頭︰隨著占地10公頃的半山芭監獄徹底拆除後,由吉隆坡市政府所委派的承包商將如火如荼進行富都路/燕美路/漢都亞路多層次交通樞紐。而這個交通樞紐,其實和已竣工的Park Royal酒店至榜班登交通圈的道路及漢都亞高價天橋屬同一配套,目前只有交通樞紐未竣工。所以我不知道整個市政府在口口聲聲他們只在乎「與民生息息相關」的交通狀況,背後撈到多少油水,大家不妨開個賭盤來玩看看,價高者贏。另,如果真的那麼關心民生,為何不開放全民公開投票,以民意為基準?

因為位在市中心,富都監獄幾乎已經成了吉隆坡的一個地標,甚至吉隆坡人生活中的一部份。很多人每天、每週、每月經過這裡,到附近的檔口或小吃店用餐,老餮們都知道那附近有很多很有名的美食。很多人從吉隆坡各處前往該地與人會面,埋怨該死的交通,卻絕少沒人埋怨過那聳立市中心,佔地不少的整個半山芭監獄,常常還會駐留欣賞上面的壁畫,驚嘆它的巧思它的創意。離開台灣回馬來西亞之後,我在吉隆坡居住過一年,工作的電視臺位置偏遠,但常需要前往市區做資料收集、進行採訪等等,或週末和朋友相約到附近的武吉免登(bukit bintang)星光大道。免不了為該處糟糕到極點的環境交通等等破口大罵,但總是為市政府願意保留這樣一大座空置的監獄而欣喜,這可是全世界擁有最長壁畫的監獄耶,馬來西亞有多少世界記錄,除了世界最蠢政客世界最貪污警察這方面。並且不曉得有沒有人注意到,若搭乘高架單軌電車(monorail train) ,從Imbi 站到 Hang Tuah 站之間,從位處高處的車廂能清楚看見富都監獄全景,兩個長條狀的建築交疊,鋪滿綠的青草地,那不知沾染了多少想要逃脫的人血液的帶刺籬笆。腦中偶爾會跳入莫名奇妙的畫面,例如自己在某次飛行時被人栽贓嫁禍被關進監獄,然後在黑暗的囚室中流淚等待即將而來的鞭刑…整個人毛骨聳然,急忙醒來跳下車。

前晚,2010年6月21日晚上10点,正式拆除的那晚,從網路上的畫面,可以看見除了眾多媒體齊集報導,也看到很多民眾前往「送葬」,人手一盞燭光或攝影機,最後一次親眼見證,最後一次親手觸摸,也許也最後一次抱怨吧,談論它的好,它的壞,它的親切,它的「阻頂」(廣東話,擋路)。當圍牆被大怪手擊倒,一副副壁畫化為碎片碎石,掉落在地。周遭傳出的歡呼聲讓我錯愕,我不曉得那些鼓掌尖叫的年輕人是否知道,掉落在地並非只是碎片碎石,而是馬來西亞某部份的歷史,在全世界的眼中,赤裸裸又極度難堪的化為殘磚斷瓦。因為某些政客的自大,馬來西亞在歷史深度及文化表現上,徹徹底底的把自己羞辱了一番。

我並不曉得做出這個決定的人,是否因為想要磨滅他們眼中所謂不堪的過去。會有如此發想,是因為看到财政部副部长阿旺阿迪說,富都監獄只是監獄,沒甚麼好值得驕傲的。監獄不代表罪惡,君不見最惡名昭彰的德國從未拆除集中營,現在集中營還是觀光熱點,德國人就如此坦蕩的讓所有人檢視自己的傷痕,因為那是他們歷史的一部份,你越光明磊落越無可指責。也曾有人提出不如就拆除監獄保留圍牆及壁畫,但也被「沒有被國家遺產局委員會列入保留古蹟」而拒絕。多麼可笑,這副在1983年時,由囚犯鄺炎章、曾戴登和林金祥花了超過1000個小時繪成。花費5000零吉, 327桶漆料,全長達270公尺,名列紀錄大全的世界最長壁畫,卻不被政府視為所謂古蹟所謂驕傲。我想這種態度也同時反映在國家的教育政策上,當全世界都已經接納獨中統考文憑,前仆後繼的提供優惠條件搶人才,官方卻打死不承認獨中統考文憑,寧願把犯罪率提昇的大功臣外勞引進國內,也不願留住本地人才,然後再來呱呱叫其他種族特別是華人不愛國不回饋國家。拜託,那麼我能否反問︰國家給過我們甚麼呢。除了其他華人類似的不平等待遇,可怕的治安以及更可怕的政客。我身邊有朋友真的在內安法令下被關押,也親眼目睹我的乖乖牌表哥,因一個荒謬的所謂推翻政府的密報,在半夜忽然無緣無故被警察強行帶走,然後各方親戚奔走籌那筆高到不行的保釋金。教育補助?我的學費是我母親加自己打工所得,政府才不補助華人自資獨立中學。醫藥補助?我高中時遇到一場大車禍,整顆頭撞向車窗中滿臉都是血都是玻璃碎片,政府醫院說我必須先付錢才幫我進行清洗止血拿出玻璃碎片,而把我閑置在等待大廳半小時直到我家人趕到。然後,只能把自己經歷過的一切拿來自嘲的普通百姓。現在國家遺產局委員會建議保留富都監獄的大門,是呵,他們現在大大方方的以行動表示︰難道你們不知道嗎?門面最重要。至少我們保留了一些甚麼,門耶,我們保留了大門哦。

想像一下,如果巴黎市政府決定拆除巴士底監獄,大概會引起暴動,甚至推翻政府吧。馬來西亞政府走運,他們的人民被消極式教育訓練得很好,把「政府說了算,反對會被捉,被捉會很慘」這種各人自掃門前雪的鴕鳥心態實踐得臻至完美。不過我相信全世界只有馬來西亞政府會言之鑿鑿的,厚顏無恥的說超過百年建築「一點都不值得驕傲」。但歷史是一個國家很重要的根基。摧毀富都監獄,不單單是讓它走入歷史 —— 而是從此正式從歷史上消失。malaysia kini對拆除富都監獄所進行的訪問中,其中一個受訪男子如此說︰我在想國家到底想要教導我們的年輕人甚麼?

我不能說自己多有愛國意識或者歷史情操,但是,我也很想問︰馬來西亞,你到底想要教導你的年輕人甚麼?當無法面對歷史時就摧毀他?所有事情都比不過商業的考量?反正,摧毀是唯一途徑?

是不是在關於文化、歷史,以及其他各方面上,如今,我們只剩下一個童話︰

「很久很久以前,這裡曾有一道牆。那是一道美麗的牆,上面畫滿了花朵樹木草地,還有蝴蝶。每個人都說,那是全世界最美麗的牆。有一天,大魔王來了,它說牆必須弄倒,不費吹灰之力就把牆給弄倒了。從此,大魔王與他們的光榮,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直到永遠。」

 

延伸閱讀︰
富都監獄
再見,富都監獄;再見,馬來亞歷史
烛光会惋惜世界最长壁画被拆 副财长却说富都监狱不值自豪(當今大馬)

 

(圖片來自raystyler.com)


 

 

創作者介紹

Nada, nada más

isved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limji1974
  • 欢笑眼泪,一个世纪的牵引,整个城市绕着你位移,像环绕梦想的不美好,希望体恤后获得自新;靠惭愧反省脱罪,也埋葬错误判决傲慢的坚决,是理想的死陪着正义的体现,多矛盾的地区遗留在里头想往外开拓的自由,当城墙倒塌让路发展,一道道的力臂刺穿童年的记忆,展延刻骨铭心的爱,不堪贪婪图新忘本的悲凉。

    ——写给半山芭监狱
  • genko
  • 把我心裡的話都寫出來了...
  • raylight.star@gmail.com
  • 发展与古迹面对选择的时候咱们的政府就会以一句没什么值得骄傲或则是那个东西值多少钱?之类的话敷衍民众。
  • Bomba
  • 我高中的時候也有進去參觀過 :)
    解說人員還說了很多那時候的故事,帶我們去參閱刑場,
    妳的資料很詳細耶~ 請問哪找的?
  • jctuna
  • 這讓我想起台北縣的樂生療養院, 一個因為政治角力, 捷運政策操作下即將被犧牲的古蹟! 我想全世界的政府都存在這的問題, 那些掌權的人永遠都只是為了政治算計或財閥利益而作出愚蠢而遺害千年的決定, 而那些勇敢挺身而出的則永遠是那些滿懷理想的年輕人. 全世界大概只有新加坡的個地方, 作規劃的人,才能被賦予高度的自由與決策權去堅持作對的事吧!
  • ckho
  • 这让我想起[岁月神偷],导演的努力让香港的老街得以保存并成为历史的一个见证。可惜,世上有多少这种奇迹。。。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